Friday, September 4, 2009

补选了!

国阵森美兰峇眼槟榔州议员阿兹曼刚刚逝世。华裔约有14%的选区。
森美兰州马华也将面对第一场补选。
希望森州选民能分析森国阵在受308重挫后,继续服务的精神及努力,在补选中得到委托。
联委会主席姚再添的带领下,森马华又要出动了。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可能又是好事,因森州马华党员要全神贯注在补选。。。重新在唱‘当我们同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有派系的党领袖是否会在这个时候,抛开成见,合作迎接补选?让我们拭目以待!

4 comments:

陳不平 said...

支持巫統=支持霸權;
看看不久前的兩起事件(皆轉戴自當今大馬):
1.办理选民登记遭巫青团围攻
两马六甲行动党州议员受伤
7月3日 下午2点49分
由于不满对手展开选区服务,巫青团成员昨晚率众在马六甲夜市闹场伤人,两名马六甲州议员吴良山(左图)和丘培栋,以及一名围观者因此挂彩。

行动党格西当区州议员吴良山抨击,巫青团成员罔顾法律,对他们展开武力攻击。

吴良山接受《当今大马》电访时指出,昨晚6点40分左右,他偕同爱极乐区州议员丘培栋、怡力区州议员郑国球和回青团成员等人,到新马六甲花园夜市设摊。

大约晚上8点30分,接近工作尾声之际,自称为武吉卡迪(Bukit Katil)巫青团副团长莫哈末加兰尼的男子上前,勒令他们立即收档离开。

吴良山表示,莫哈末加兰尼同时对他们一行人大声谩骂,指他们是“YB笨蛋”、“不懂法律的YB”。不过,他们都没有给予回应,“因为不要落入他们刻意挑起事端的陷阱”。

连警方也遭巫青团员谩骂

另一方面,当时同样人在现场甲州回教党宣传主任索菲瓦哈(Sofi Wahab)在自己的部落格形容,当时大约40名巫青团成员到来,除了高声谩骂他们外,更不忘责骂警方。

“他们显然企图炫耀暴力。巫青团员无视法律,擅自向我们展开攻击。”

举脚猛踢并且将桌子打破

也是行动党马六甲州主席的吴良山指出,在5分钟最后通牒不得要领后,莫哈末加兰尼命令跟随而来的同党趋前,将他们团团围住,并且举脚企图将他们的桌子踢翻。

“我见状就立即用手将桌子压着,不让他们踢翻它。他(莫哈末加兰尼)踢了一次、两次后,其同伙的另一男子拿起警棍,将桌面打破。桌上的饮料和糕点掉落一地。”

丘培栋跌倒两个膝盖流血

吴良山也指出,围观的一名男士不知何故,也同时遭到莫哈末加兰尼一同前来的4、5名青年攻击,而早在旁边监控的便衣警察立即上前制止。

此外,在巫青团猛踢桌子时,吴良山因为以双手反压,导致双手拉伤;而丘培栋也在过程中跌倒,以致两个膝盖流血。

吴良山指出,后来他们都进行验伤,并且一行8人到报案马六甲中区警局报案。

“我希望警方能够将这些人抓起来,他们做出流氓行为;他们无法以法律行动打击我们,就采取流氓行动。”

选民登记运动已行一个月

针对他们的选民登记运动,吴良山解释说,马六甲行动党和回教党在过去一个月来,都巡回当地不同的地点,进行选民登记运动,而且获得不俗的反应。

不过,他们的举动引起部分国阵人士的不满,并且向市议会投诉施压,要求制止他们的选民登记。

他们上周四同样在新马六甲花园夜市设摊时,市议会执法人员就已向他们提出警告,要求他们停止和撤离。

坚不退缩不放弃服务工作

“不过,我们强调自己并没有触犯法律,我们不是做在生意,没有在买东西,只是做选民服务。而招募选民也是正当的事情。”

吴良山也透露,当时巫青团成员同样在场,并且大声指责他们,不过他们并没有给予理会。

询及未来受否继续选民登记运动时,吴良山强调,行动党和回教党将不会因此畏惧退缩,坚持继续推展选区服务的工作。

林秀凌谴责巫青流氓行为

另一方面,马六甲人民公正党青年团署理团长林秀凌指出,巫青团围殴民联议员事件已非首次发生,这包括不久前发生在国会巫青团成员向民联国会议员动粗的事件。

“他们态度目中无人,完全不尊敬人民所选出来的代议士,也等同于侮辱人民。”

林秀凌今天发表文告谴责甲州巫青团流氓举止,她认为,从政的年轻人应该有改变国家未来的抱负,才能真正为社会带来进步,而不是动辄就向政敌动粗或行使暴力手段,这是文明的民主社会所不能容许的。

促马青民青表态要求道歉

她说,所谓上粱不正下粱歪,巫统因为长期推崇种族极端主义、不少领导涉及贪污滥权,党内文化严重败坏,至今已无法吸引有素质和涵养的年轻从政者入伍,更不用寄望巫统能栽培出杰出的未来接班人。

“巫统不但是一个老化的党,也是一个流氓化的党,完全没有依人民利益为主,也不懂得民主制度的基本原则。”

“相比公正党青年团,最近在党特别大会上通过议案,限定青年团年龄必须35岁以下,可见公正党注重有志气的年轻人参政,让年轻人的声音、创造力和动力带动国家的发展。”

她强调,登记选民运动本来是一项健康的活动,让人民有机会履行人民应有的责任,巫青团成员阻止活动的进行证明他们不但蔑视民主制度,也显示出他们没有自信心,经不起选票的考验。

林秀凌也是公正党全国青年团中委,她促请也是国阵成员党的马华和民政党属下的青年团,勇敢地在这事件上表态,并要求巫统青年团3天内道歉。

2.居民指控五示威者全是巫统党员
兴都教组织否认与“牛头党”会面
9月4日 中午12点40分
沙亚南第23区居民揭露,上周五到雪州政府大厦前用牛头示威的人士,其中有5人是来自该地区的巫统党员。

一个要求匿名的当地居民透露,一名在示威者从头到尾手提着血淋淋牛头的人士,就是巫统第23区的赞助人阿米尔(Azmir Md Zain)。

“除了他,我还认得出另外4人也是巫统党员,包括主办者玛尤丁(Mahyuddin Manaf,右图)。”

否认兴都居民排斥建庙计划

此外,第23区兴都委员会筹委会主席拉贾(K Rajah)也驳斥内政部长希山慕丁前日的言论,否认当地有一些兴都居民排斥建庙的计划。

“我们已经收集了100个签名支持搬迁兴权会到这里,没有人反对。”

他说,玛尤丁所领导的行动委员会,从来不曾咨询过该兴都委员会或当地任何印裔居民。

兴都桑甘:无人曾联系我们

另一方面,尽管内政部长希山慕丁声称,将会安排举行示威的第23区居民与我国兴都教组织——兴都桑甘(Malaysia Hindu Sangam)会面,但是后者却表示,至今没有接到任何通知。

兴都桑甘组织主席莫汉(S Mohan)昨日告诉《当今大马》,无论是居民或希山慕丁,至今都不曾与该组织会面。

“我已经向所有职员查询过,没有人曾接到居民或部长的联络。我不知道为何他们要利用我们的名义。”

不过,他表示,本身很想与这些居民会面,并且欢迎双方就此事进行讨论,尤其是“牛头示威”已经引起全国兴都教徒的愤怒。

“我不想与任何人产生任何问题,但是别人也必须考虑我们的感受,我们需要一间庙宇来祈祷。”

他表示,他今日将会与雪州大臣卡立依布拉欣会面,以便表达自己的观点。

原来会面是另一个兴都组织

希山慕丁日前接见沙亚南第23区居民后表示,自己愿意扮演“和事佬”,出面调解“牛头示威”风波,并且安排沙亚南第23区居民与大马兴都桑甘组织(MALAYSIA HINDU SANGAM)会面。

不过,《当今大马》较后却获悉,原来希山慕丁口中所说的兴都组织,其实是另一个组织Malaysia Sevai Sangam。

Malaysia Sevai Sangam代表乐谷(VK Regu)承认,该组织已经与沙亚南居民居民对话。

“我们的会面成果丰硕,我们向他们解释,他们的做法伤害了我们的感受。我们也告诉他们,牛对我们来说是圣物。”

他表示,该组织与兴都桑甘无关,上述会面也是自动自发进行的。

“希山慕丁说的是我们,我已经向部长谈过,他了解我们的立场。他表示会帮助我们解决问题。”

为了制衡国阵霸權的為所欲為,为了让国家出現較均衡的政治状况,为了遏止或革除贪腐濫权舞弊营私,让国家人民陷入更水深火熱的不堪局面,在未完成政党輪替前,一票都不能給霸權,一定要全力支持在野党,当然包括回教党。

陳不平 said...

如果讓霸權繼續揚威,天下事就不在于理,而是在於強權。

李麒昌 said...

谢谢您,不平兄再次的给予提醒,不能讓霸權繼續揚威。

看了不平兄的新闻转载,可能不平兄忙吧,接下来几天的发展如下:

办理选民登记遭巫青团围攻
两马六甲行动党州议员受伤

马青马华第一时间,用三语谴责了有关行动,并认为明文社会,都不应该用暴力来解决问题,如暴力示威,拳头政治等。

因为首相及国阵领导层都谴责,有关课题行动党炒热不起来,不是吗?

好像雪州回教党带领支持者霸道进入商店抗议商家卖酒,雪州民联政府尽然容忍,然后劝告最好不要卖酒!尽然可以这样!?
那是不是民联在劝以回教徒为多的州属不能有非回教徒庙宇及活动?
国阵掌权时不会发生,但民联却可以让回教党霸道一而再的设施极端法令?为了什么?不平兄不会支持吧?

而23区事件,内阁部长基于是种族问题,度敏感性的问题,需要谨慎处理,而通过内阁讨论建议适合地点迁庙。
然而今天的新闻离谱的很。雪州民联行政议员尽然说:‘这是我(民联)的权利,你们中央政府不可以处理’。不是可以解决就好吗?

奇怪吗? 根据不平兄的文章及报章报导,国阵在处理中,都受到民联抨击这个不对,那个不对,要这个,要那个!
然而一旦国阵解决方案一出,民联又说这是我的权利,您不可处理?
很显然霸权,误导,DECEIVE的混乱整个局面,不要解决问题的用意何在?我真的很想知道!

如果大家还记得,吉打有类似事件-
吉打拆宰猪场的事件如今民联高层强权镇压,不准党员再发言,任由回教党敷衍处理宰猪场,封口至今还未有解决方案,让猪农猪商华社充满希望又失落的等待。
整件事件都是发挥一言堂,掩盖问题的态度处理民生。。难道是指南?

这些例子都是308后,民联执政某些州后,历历在目的发生,是事实呀!

所以我说,我绝对赞成不能讓霸權繼續揚威,然欺骗继续,潜移默化的施舍极端回教法。
对的就支持,不对的,
为了民族,不要盲目尊崇,反对到底!

one said...

陈不平,不要选择性不平!!!
邓章钦要戴宋谷,我们又能怎么样?

转载:苏国平


民主行动党众领袖,包括青年才俊邓章钦及林冠英,三零八之前,做梦也没有想到会在一些州属成为执政党,并且“被逼”戴上宋谷的一天。

过去态度强硬的邓章钦,不畏强权,他曾在州议会被“查卡了”打过,被雪州总警长捉押出去,他都不屈服,他也因而羸获很多选民的支持及激赏,包括笔者也很欣赏他。

民联在雪州取得执政权后,原以为邓章钦将成为高级行政议员,没想到被飞象过河的郭素沁“捷足先登”,他只被推选为雪州州议会议长。

“没有鱼虾也好”的邓章钦,过去与其它行动党领袖一样,反对并且讥笑马华和民政党议员戴宋谷,但是,他在当上议长后,竟然态度软化,乖乖戴上宋谷,吭也没有吭一声,而且还自圆其说是为了顾全大局,这是他的报应,令人感到失望。

行动党议员戴宋谷事件发生后,行动党永久顾问曾敏兴医生指出,戴宋谷是标榜着巫统霸权政治文化,行动党议员不应该轻易戴上宋谷,若行动党议员愿意戴上宋谷,也意味着他们接受了巫统的文化。

他说,戴宋谷是种族主义,可是现在雪州与霹雳州民联政府的一些行动党议员却选择戴上宋谷,这是不正确的。

他指出,早在数十年前,行动党已拒绝戴上标榜着马来主义的宋谷,因此他希望现在的行动党议员也可以坚持。

他说,我们不能接受马来人主权,宋谷也标榜着马来人主权,行动党议员必须坚决拒绝,若我们屈服戴宋谷,不保证我们以后会因此而输掉议席。

我相信,如果曾敏兴还是当选议员,他肯定会坚持到底不戴宋谷,因为他是名立场鲜明的领袖,不像一些行动党议员,为了官职轻易的屈服戴宋谷。

今年四月在内安法令下获得释放的行动党哥打阿南莎州议员玛诺哈兰,今日首次踏足雪州州议会时,看到邓章钦戴宋谷感到惊讶和无法接受。

面对玛诺哈兰的炮轰,邓章钦竟然拖林冠英下水,他指身为秘书长的林首长也戴宋谷,他及其它行动党议员又能怎么样?

邓章钦啊,邓章钦啊,这不是过去的你,你这样说,我们又能怎么样,只好等来届大选,告诉你我们会怎么样!

注:作者部落格www.bondsaw.blogspo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