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5, 2009

奇怪

昨天,一位反对党议员助理竟然上我的办公室,把1031水灾灾黎的报案书交给我,要我协助.
到底用意何在?

14 comments:

吾说八道MyRAF said...

MCA Boleh 是唯一的理由。

马华KJ said...

because u r so powerful bro.

Fairnation said...

这跟首相不给石油税给州反对党执政的州属有异曲同功之效。中央政府捆绑了州的资源。要他给应该给的, 他不给,还要求他?

如果他能力和资源不够, 静静不出声, 不寻求帮忙。这应该要怪他们。
人家资源不及执政党,要求你帮忙,如果你觉得洋洋得意。那是你们的问题!!

那些灾黎难道不是森州的子民吗?难道你们就不是森州的州政府吗?

ACM said...

马华又有光碟曝光,这次的男主角是颜丰守。在还没有被禁之前,请快与朋友们分享和欣赏。到youtube找“gan hong su”

http://www.youtube.com/watch?v=Z6Gkjxmg1jo

李麒昌 said...

fairnation 可能误解,或不了解森州的新闻。

当水灾发生时,行动党议员大大的在报章上说会协助人民,向政府申请援助。

而我只是一位落选的候选人,选择默默工作为人民服务。但把他答应灾黎的工作丢给我(马华),一位议员敢要求一位落败者为他做工,那又为什么不向政府申请呢?我是感觉奇怪, 完全没有丝毫洋洋得意。 如是我已经记者会公开了,但我选择还是协助该灾黎,不公开此事。那这是洋洋得意吗?

然而当初行动党的承诺竟然要我一个落败者承担? 我想fairnation不会认同该想法吧?
只希望我的一片诚心协助,不会换来被利用成为政治课题。

李麒昌 said...

如果-行动党议员成功向一位马华落败者为灾黎申请援助,而大事在报章上捞取政治筹码,并说‘这是我行动党争取的!马华无能!’您会怎么想呢?不是一直在发生吗?
同情的协助却换来无情的攻击。。。今天尽然还被指责‘洋洋的意’?
希望fairnation 能谅解!

冥王星 said...

Fairnation,

本来,我对民联的人没有什么意见,不过,近来,我看到的是他们只会用口讲。总之,国政做的,就要反对,哪管它是有利于民众。

另外,借用NGO名义,能反对就反对,就算是发展计划是由当地居民写信要求,得到99%的居民赞同。那位1%(1个人而已,非土生土长的人)的外来居住者还是照样投诉,以环保组织,非政党组织来反对。

我看,是利用NGO名义,假关心,实则为本身捞取政治资本。这个事件,令我对民联“另眼相看”。

李同志,与你有一面之缘,近来可好,不如你就用马华名义直接为灾民争取拨款,免得落得个冷眼旁观的名字。

Fairnation said...

对不起, 那是他错了, 误解了。 他叫什么名字? 方便告诉小生吗?

Fairnation said...

冥王星,

NGO 当然会乱啦,而且时常乱, 不然他们没必要存在。
好像最近也乱槟城的州政府对古迹的处理。如果没有种族主义的议程, 乱也好,给政府一些压力不是坏事。

Fairnation said...

麒昌, 跟你说声抱歉, 谢谢你的付出。 因为你的Blog里没有说得很详细, 我也没有查清楚就怪你, 是小生鲁盲。 请见谅。

李麒昌 said...

谢谢您fairnation.

大家都是希望了解事实真相,也没对错与责怪的问题存在。

在blog内只属于抒发心情及表达意见,能与您交流是属缘分。

希望日后能在各课题多互动。
我坚信,真理越辩越明

李麒昌 said...

冥王星,吾说八道,
谢谢您的鼓励。

无论如何,小弟还是以民为本,相信人民有天会明白

Mic said...

回来是制度的问题,
中央完全断去反对党应有的资源。
诸多的不公平处,相信你也知道一二吧。(像槟城竟然有些州福利是需要去国阵支部申请的。所有的师训申请的见证只可以是国阵议员的,民联议员不是人?)

希望下届能换政府,那时不就知道民联的人会不会做工咯。现在这样来评论是对谁都不公的。

感谢你能用心的服务人民,但是国阵真的太霸道了,摆明是在那里强奸宪法,还要人民去接受?

李麒昌 said...

mic,
我只是一位落选的候选人,选择默默工作为人民服务。但把他答应灾黎的工作丢给我(马华),一位议员敢要求一位落败者为他做工,那又为什么不向政府申请呢?

绝对认同您的看法,太霸道的政党,摆明是在那里强奸宪法,还要人民去接受?
借用您的例子,雪州民联政府工程必须民联议员推荐,回教党在雪州禁酒,吉打摧毁宰猪场,50巴先房屋固打等,逼我们接受,太残忍吧?如等同强奸我们的权利!
人们的委托,要民联这样做吗?